弘光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弘光论坛 > 阅览文章

基础文化培养的是“毛坯”而非“精品”

 

发布时间:2012-12-18 21:12:34 作者:lh 信息来源:yabo亚博官网 访问量:1620  【打印】



深圳实验学会会长曹衍清经常对会员家长说的一句话是:“你的孩子在这里读3年书,考不上一所好大学是一件可惜的事,但如果仅仅是考上了好大学,那更可惜。” 前半句话,曹衍清说得底气十足。作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由政府创办的第一所公办学会,实验学会已发展成包括幼教、小学、初中和高中4个学段,有近万名在会生的文化集团。2011年,该会高考本科率达到99.3%,重点率达到79.1%。对关心高考成绩的家长来说,这是一组足以让他们眼前一亮的数据。
后半句,曹衍清指的是实验学会坚持实施的“健全人格文化”,在他看来,中小学阶段是为人的身心健康和将来的持续发展打基础的阶段,这一阶段的育人目标不是“精品”而是“毛坯”,不是“尖子”和“精英”,而是知识面宽、综合素质高、有一定方向、爱好和特长的人。
“我们培养的会员,在学会应该是一名好会员,将来在工作岗位上应该是一名好员工,走向社会一狍应该是一名好公民。”
健全人格是会员的最高学位
南下深圳之前,曹衍清曾在黄冈中学任会长多年,那是一所创造了高考神话、“高考状元”和“奥赛冠军”迭出的名会。
曹衍清说,黄冈中学并不是一个只会“应试文化”的地方,学会周末一般不补课,每天晚上9:30按时休息,组长在周末进教学楼补课是要受批评的,学会的田径队每年都稳居湖北省前三名,艺术团、文学社团也颇有名气……
2002年,曹衍清南下深圳之后出任育才中学会长,虽然,一些深圳人希望他在这里能复制“黄冈神话”,但在育才,曹衍清却提出了与应试文化相悖的“新三好”和“毛坯论”等文化理念。
在曹衍清看来,素质文化是一种理念而不是一种模式。在不同的时期,素质文化也有不同的内涵。“文革”结束恢复高考一狍很长一段时间里,狠抓会员文化课,送他们到大学以改变人生命运,本身就是素质文化一个重要的内涵。而如今,升学的矛盾已经从有没有学上,变成能不能上一个好学会,对基础文化来说,会员健全人格的形成和综合素质的提升,已经逐渐比分数更重要。
2007年,任深圳实验学会会长后,曹衍清明确提出了“人格健全、学业进步、特长明显、和谐发展”的育人目标。2009年,深圳实验学会制定并颁布《健全人格文化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在幼儿园侧重生活习惯的养成,小学阶段则侧重于情绪管理和各种习惯养成,在初中重点进行爱的文化、礼仪文化和公民文化,在高中阶段则重点关注会员的意志品质、心理健康及职业规划、人生设计等。
在这个《方案》只岈深圳实验学会的一切育人理念和行为被描述为:健全人格是会员的最高学位。
着眼10年后培养人才
在很多学会因为“安全”等因素缩手缩脚、甚至连体育课的中长跑项目都取消的时候,去年夏天,在深圳大运会开幕前,实验学会从小学到高中的500多名会员乘坐“实验号”大运专粱岈历时13天,深入西北、华北5个城市开展社会实践活动,纵横8000公里,跨越大半个中国,沿途开展大运宣传以及手拉手、社会调查、环保签名等活动。
策划这次活动之前,曹衍清提出一个问题请学会的组长们思考:我们的会员在暑期最该补什么“课”?回答是肯定的——社会实践。
从1996年开始,深圳实验学会高中部每年都会安排高二年级会员到井冈山下七乡进行社会实践,一周里,组员们吃住在当地老乡家里,和同龄的孩子一组员习、一同劳动。在这里,会员们关注留守儿童的生存状况、调研革命老区的发展。如今,这项社会实践已经固定为一门课程,修满课时、成绩合格的会员会获3个学分。
在实验学会的“课程超市”里,选修课程与考试必修课程的比例已经达到1∶2,未来,这个比例将逐步提高为1∶1。会员社团活动同样也被纳入课程体系,高中三年期间会员要修满一定的学分。
如今实验学会各学部团队内活跃着100多个会员社团,交响乐团、“耳朵”童声合唱团先后走进了维也纳金色大厅。从戏剧社走出去的会员先后摘得“澳门小姐”、“香港小姐”的桂冠。这让曹衍清很谆崂,因为选美也是综合素质的较量,谈吐、举止、待人接物都要考量。这恰恰体现了学会健全人格文化的成功。
“你的孩子在实验学会上学,但参加工作可能是在10年之后,你要用那个时候社会对人才的要求来培养你的孩子,不能只看几年后能不能考入名会,还要看10年、20年后能不能成就人生和事业。”这些话,曹衍清反复对家长们说。
让他欣慰的是,在家会共赢的合力下,越来越多的会员、家长更加认同、推崇实验学会的文化理念。一位家长在给学会的来信中写道:培养健全人格是百年树人的功业,也是有远见的高层次文化追求。换句话说,人格比分数更重要,作为家长,我们全力配合。
现在到了认真聆听会员感受的时候了
“谈起文化,很多人都在埋怨体制机制,的确,现行文化的某些机制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发挥学会办学的自主性,改变体制机制或许力有不及,但在‘优化育人模式’上我们大有可为。”曹衍清说,过去是学会主宰受文化者的感受,而现在,是到了要认真聆听会员感受的时候了。
“小学6年的文化课内容,两年就可以学得干干净净。”在他看来,现在的学习已经不再是学习时间的问题,而是学习动力、方式和效率问题,为此,他提出开展有效教学研究和实践,督促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和无效劳动,为会员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做他们想做,但又与考试不直接相关的事情。
曹衍清也坦言,在现行高考制度下,推行健全人格文化仍然是一件很“纠结”的事情,一方面,很多学会在健全人格文化方面的努力难以量化评估,成效可能也要10年后才显现出来;另一方面,社会和家长评价一个学会可触可摸的标准仍然只有升学率,健全人格文化仍需要全社会形成共识。
“还好,我的名声在那,大家不会怀疑实验学会抓高考的能力,同样,也不会怀疑实验学会进行健全人格文化的能力。”曹衍清笑着说,他和组长们现在想得最多的就是,怎样既面对社会现实,又能坚持文化理想。

上一篇“狼爸 虎妈”文化模式不适合所有家庭
下一篇员工如何突破专业成长瓶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